首頁 >新聞中心 > 媒體宣傳

兩三臺ECMO同時運轉強度已經很大,11臺什么感覺?聽“生命護航員”講故事

作者: 宣傳統戰部  閱讀次數: 212 發布時間: 2020-03-05

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有一個機器名字大家聽得比較多——ECMO。ECMO可以為患者提供心肺支持,通常是危重病人搶救的超級武器。

從浙江醫院增援浙大一院之江院區的陳上仲醫師說,平時一般病房兩三臺ECMO同時在運轉的話,醫生工作強度已經非常大了,浙大一院之江院區最高時11臺同時運轉,真的是打滿精神作戰。3月1日,陳上仲出倉隔離休養,而之前整整一個月,他日夜顛倒緊張忙碌,精神高度集中、體力消耗巨大地撲在ICU。

防護服下的“非常24小時”

替患者繃緊生命這根弦

都說一線醫務人員辛苦,而在收治重癥、危重癥患者的ICU更是如此。

晚上11點接班到早上8點下班,接著對患者資料展開討論到10點多,這樣的節奏是常態。陳上仲還經歷了這樣的“非常24小時”,晚上11點接班,本來4小時后出隔離病房,但是因為碰到兩位需要ECMO上機的患者、還有一位需要撤離ECMO、再加另一些重癥患者需要搶救,不知不覺又奮戰到中午12點多。洗涮吃飯后瞇了一會兒,晚上又接到消息需要給ECMO患者上機……那一天,陳上仲三進三出隔離病房,也根據防護要求仔仔細細洗了三次澡,他自嘲:把自己都洗“皺”了。

有一次,一位白肺患者氧飽和度降到很低,隨時有可能心臟驟停,陳上仲都已經把手放在他胸前時刻準備按壓了,慶幸的是,最終患者心臟沒有停,整個團隊順利完成ECMO上機,患者暫時轉危為安。

防護服悶熱,護目鏡起霧,層層防護下的“酸爽”,對醫務人員的體力是巨大的消耗,但陳上仲說更大考驗是精神上的。作為ECMO的“生命護航員”,他們時刻提醒自己精神高度集中,要監測出凝血情況采取相應的抗凝措施,結合臨床情況分析指標,及時預警,馬上處理,謹防大出血和血栓形成等;還要關注患者氧合及灌注情況,需要注意ECMO血流量、氣流量,患者自身容量、肺功能等;此外,還要第一時間處理ECMO運行流量突然下降、抖管,穿刺點出血等緊急情況。

為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上ECMO,陳上仲(中)進行靜脈置管操作

此生何求?唯有學習!

在導師激勵下,學習最佳戰疫診療方案

和新冠肺炎疫情作斗爭中,陳上仲始終不忘充實自己,向專家學、向同事學、在實際操作中學,并把學會的新本領更好地運用到救治患者身上。

他忘不了這樣一幕,一位上了ECMO的奶奶,發自內心感激道:“謝謝你們,時刻守在我們床邊,沒日沒夜,你們辛苦了!”。他碰到患者喊肚子餓、主動點東西吃的時候最高興,面條、水餃和粥……“這說明他們的病情有好轉,腸道功能逐漸恢復了。”而他自己卻是最不講究吃的,“填點肚子就行了”,其他生活方面更是不拘小節,一次性手術服、內褲、襪子,更換著穿了整整一個月,每天24小時,吃飯睡覺都穿著。

作為浙江醫院黨委書記、全國知名專家、重癥醫學科學科帶頭人嚴靜的學生,陳上仲曾經問過導師:此生何求?嚴靜的回答是:唯有學習!

“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實厲害,傳染性很強,有些患者只是短暫的接觸便被感染,而且有些患者病情進展非常快,職責所在,我不得不堅定的進入這場戰疫,并持續學習最佳戰疫診療方案。”陳上仲說,導師學無止境、儒雅大醫的精神一直激勵著自己堅持下去。

“他應該去,他很強”

同在一線的妻子全力支持他

主動取消了春節假期,舍棄與家人團聚的時光,白衣戰士的舉動,匯成一股股暖流、一份份義舉,化作抗擊疫情的希望和力量,折射出白衣天使的光輝。

大年三十的科室值班后,陳上仲前往玉環下鄉,原計劃是折回老家溫州去見還在襁褓中的女兒。但是醫者的使命讓他義不容辭,增援的消息讓他即刻動身,原先舉家團圓的計劃只能取消。如今一個月的增援結束,他在安吉休養,開始恢復正常作息,睡睡醒醒,睡眠質量并不好;穿了一個月的手術服也已脫下,換上自己的貼身衣物,他說:“比手術服舒服多了”;精神放松下來,胃口也好了起來……

陳上仲的妻子許佳祺是浙江醫院放射科的一名醫師,說起他增援這件事,她對老公自信滿滿:“相信他可以發揮他的作用,應該去,他很強”。尋找病毒的蛛絲馬跡,作為和疫情抗戰到底的浙醫“影像人”之一,許佳祺過年以來也一直堅守崗位。夫妻倆都對許久未見的女兒心生愧疚,已經7個月的“諾諾”,透過視頻,似乎不大搭理這個許久未見的爸爸,對媽媽也是懵懵懂懂。他們都急切盼望著團聚,盼望著把女兒抱在懷中的溫暖。

“愿女兒長大后,正直、善良、勇敢,追求內心的平靜,也能做著她的貢獻,無論大小。”陳上仲說。

天目新聞 記者 梁婧嫻 通訊員 吳玲瓏

江苏快3-安全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