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新聞中心 > 媒體宣傳

前線入黨半個月,這位浙江醫生說:為武漢流下的每一滴汗水,都值得

作者: 宣傳統戰部  閱讀次數: 662 發布時間: 2020-03-03

2月4日,他鄭重提交了入黨申請書;2月14日,得到浙江省衛生健康委黨委批準,他成為光榮的共產黨預備黨員。

“從今往后,我會更加努力地學習和工作,時刻以黨的思想規范自己的行為,堅持黨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服從黨組織領導,團結隊友,加倍努力參與到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中去,挽救更多的病患,幫助更多的需要幫助的新冠患者,為‘新冠肺炎戰役’最后的勝利盡我所有的力量。

這是浙江醫院ICU(一)副主任醫師胡偉航半個月前成為預備黨員時的莊嚴承諾。作為浙江省第一批支援武漢的醫療隊隊員,他曾經這樣說:我要盡自己最大能力實現“重癥人”的價值,采用超常規的方法,讓武漢的新冠重癥患者吸進每一絲氧氣。

“為武漢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”

2月8日晚上10點,看著屏幕里可愛的女兒和熟悉的老婆的臉、桌上冒著熱氣的湯圓,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支援的胡偉航這才知道那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節,中國人團圓的節日,“千里之外”的他眼眶悄悄地濕潤了。

突然急促的電話鈴響起,胡偉航快速接起,那名熟悉的護士聲音立馬傳了過來(透過厚厚口罩,特有混重的聲調,夾雜快速的喘氣聲):“43床,煩躁,心跳140,呼吸55,氧飽和度60%”。10秒鐘不到,后面就是電話的嘟嘟聲。下意識蹦起沖向電梯旁的“準備室”,耳邊飄過老婆的聲音“老胡,你先……”。

前所未有的5分鐘,穿好防護服、鞋套、隔離衣、防護鏡、一次性外科口罩,眼角瞥了鏡子里臉部沒漏一寸皮膚,穿過2道隔離門,快速來到43床門口。口罩里的空氣明顯不夠用,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但更明顯傳進耳朵的是“呼呼”的喘氣聲。推開房門,來到床邊,患者坐在床上(護士從背后扶著),一只手扶著highflow的吸氧管,一只手立馬抓住了胡偉航的手,“我……我……氣……喘……不……過來”。

胡偉航握緊患者手的同時,快速查看了highflow參數:“流速50L/min,氧濃度90%”,可是面板顯示“氧濃度60%”。氧壓不夠,他跟護士說了聲:“麻煩推個鋼瓶進來”。柔弱的身子轉眼就搞定了氧氣鋼瓶,掏出儲氧面罩,連上氧氣管,緊緊扣在患者鼻部。叮囑患者加深呼吸、放慢頻率。患者自己扶住面罩,試著深深吸入一大口。“甘甜”氧氣給了病人很大的能量,深吸氣,逐步放慢節奏。

胡偉航和護士緊盯著監護儀,看著氧飽和度艱難一點一點往上爬。過了漫長的大約10分鐘,氧飽和度到了80%,魔障似的就不升了。護士挨個換手指監測氧飽和度,沒有變化;開足highflow和氧氣鋼瓶馬力,依然80%。

胡偉航望著窗外依稀能看到的“圓月”,理了一下思路,沒有無創呼吸機,沒有插管和有創呼吸機,剩下只有俯臥位了(常規“白肺”患者呼吸機輔助,氧飽和度仍達不到理想范圍,采取的一種治療手段)。簡潔交代了注意事項,患者配合的趴了過來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患者的氧飽和度再次漸漸上升,心電監護總算顯示90%,心跳120次/分。胡偉航這才感受到手術衣已經悄然的貼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看著同事給他拍的“濕身照”,回想過去,胡偉航心想:“為武漢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。”

汗濕了手術衣的胡偉航 浙江醫院供圖

是什么信仰推著我們爭當“逆行者”?

2月14日,除了結婚那年送過老婆一束玫瑰花,胡偉航再也沒送過花。

一早進清潔區,看見醫護人員正在拍照留念。原先沉悶的病房氛圍一下子火熱起來。胡偉航的血液也沸騰了,拿出手機發了微信:“老婆,我愛你!”

收起澎湃的心情,認真聽完交班,當天有9個患者需要采咽拭子。胡偉航趕緊跟一旁的同事說:“今天您過節,我來采咽拭子”。他拿著名單進到電梯邊的準備室,穿好防護裝備。

采咽拭子,患者需要張大嘴巴,采集者需要靠近患者(距離患者大約20cm),看清咽后壁或懸雍垂,方能取到合格的標本,提高新冠核酸檢測的陽性率,因此受傳染的風險明顯增加,防護裝置就需要升級加用防護面屏。同事認真給他寫上:“浙江醫院,胡偉航”,拍拍肩膀:“兄弟,加油”。

穿過2道隔離門,進入隔離區。經過半個月的訓練,胡偉航已經很熟悉1:2000濃度的含氯消毒液的味道。認真核對患者信息和試管編號。4床患者60多歲,很配合完成了采樣前準備,張開了嘴巴,胡偉航左手擰開試管,右手取出拭子棒,靠近患者,順利取到了樣本,結果一看試劑棒上有異物,湊近一看,食物殘渣,原來患者剛吃完著名“武漢熱干面”,之前的努力白瞎了,漱口重新來一次。不過看著患者食欲好轉,胡偉航打心底開心。“謝謝浙江醫生,你們來了,我們才有希望。謝謝”。樸實無華的言語咋這么煽情,胡偉航護目鏡的霧氣貌似加重了。

作為浙江首批支援武漢醫療隊的一員,胡偉航在前線親身經歷了這場疫情。短時間內,全國派出了3.2萬余名醫務人員馳援湖北武漢,其中有1.1萬重癥專業醫務人員,接近全國重癥醫務人員資源的10%。制定“應收盡收,輕癥進方艙,重癥進定點醫院“的正確醫療方針。武漢新增病人數、死亡率快速回落,短期實現了病床、醫生等病人。胡偉航不禁捫心自問:是什么信仰推著我們爭當“逆行者”?

在疫區工作期間,他發現共產黨員永遠沖在第一線,爭著進隔離區查看患者、采咽拭子、管理和護理重癥患者、留置深靜脈、胸外按壓和氣管插管、運行血濾機器和ECMO;回到清潔區,爭著開醫囑、整理病歷、收新病人、打電話安慰家屬、統計量表;回到酒店,爭著安慰緊張的同事,搬運物資,聯系后方照顧家人;同事生病時,爭著頂班;同事隔離時,爭著提供相關物品;病人治療效果不佳時,爭著查閱文獻、聯系后方、開展MDT等,到處都有共產黨員的身影。

2月4日,胡偉航鄭重提交了入黨申請書;2月14日,得到浙江省衛生健康委黨委批準,他成為光榮的共產黨預備黨員——這是胡偉航尋找到的“逆行者”答案,也是我們敬佩“逆行者”們的理由。

天目新聞 記者 尉潔婷 通訊員 郭俊 吳婧 王婷

 

江苏快3-安全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