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新聞中心 > 媒體宣傳

護目鏡很容易就沾上水霧 我“葉一針”的名聲怕是要毀了

作者: 宣傳統戰部  閱讀次數: 975 發布時間: 2020-02-25

醫生有多重要 護理姐妹就有多重要

浙江已派出援鄂醫務人員 1990人 護理人員幾乎是醫生的 兩到三倍

她們是與患者接觸最多最危險的群體

“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團隊,就是我們的護理團隊。醫生有多重要,我們的護理姐妹們就有多重要。”

昨天,“硬核”醫生——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、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特別提到,抗擊新冠肺炎這場硬仗,護士的作用不容忽視。

浙江派出援鄂醫務人員1990人

每批的護理人員

幾乎都是醫生的兩到三倍

張文宏說得不錯。2月11日晚央視《新聞1+1》節目,曾公布過一組數據:截至2月9日24時,全國共有19800名左右的醫護人員馳援武漢,其中護士約14000人,約占75%,其中90%以上是女性。據昨日新華社消息,目前,全國地方和軍隊系統已派出4萬余名醫務人員馳援湖北。

而在我們浙江,截至2月19日,浙江省共派出支援湖北醫務人員1990人,其中,護理人員占了很大比例,幾乎是醫生人數的兩到三倍。

1月25日,浙江派出第一批抗擊新冠肺炎緊急醫療隊141人,其中42名臨床醫生,93名護理人員;

2月9日,杭州派出第三批醫療隊266人,臨床醫生60人,護理人員200人;

2月14日,浙江第四批援武漢醫療隊453人,其中醫生115名,護士320名……

這些護士大多是來自重癥醫學科、呼吸科、內科等專科的護理人員。

護士的工作量非常大 做的都是和患者接觸非常密切的護理工作

在抗疫一線戰場,護士面臨著巨大的挑戰。2月11日晚,主持人白巖松現場連線中華護理學會吳欣娟理事長,了解一線護士抗疫的情況到底如何?

白巖松:今天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的負責人說現在在武漢90%-100%的患者都需要補充氧氣,20%-25%的患者都需要密集護理,5%-10%的患者需要一定程度的機械通氣,這對衛生系統提出了極高的要求。是不是大部分都要由護士來承擔這個密集護理?

吳欣娟理事長:密集護理就是說,很多的工作,實際上是需要我們醫護人員去幫患者解決問題,像上呼吸機、氣管切開、上ECMO等這樣的危重患者,護士不僅每天要做一些治療性護理,如每天要給患者吸痰、管道護理等,還要給患者做生活護理,如給患者翻身、口腔護理等一些基礎護理工作。同時,還要做一些消毒隔離等相關防范工作,這些和非傳染性的病房還不一樣,可以說護士的工作量非常大,并且都是在做跟患者接觸非常密切的護理工作。

她們是與患者

接觸最多、最危險的群體

在隔離病區,護士是與患者接觸最密切的人,很多治療的實施都需要護士來完成,尤其是重癥病區,患者所有的護理幾乎都依賴護士,包括飲食、大小便、氣道管理,一刻都不能離人。如果是重癥監護室里,病情危重的病人,護士還要隨時監控各種監護設備的情況,要為患者進行補液等專業操作。而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,由于資源、人員的緊缺,護理人員們往往付出更多。

特別要說明的是,護理人員中,除了“姐妹”,還有“男護”。像浙大邵逸夫醫院,支援荊門單獨組建的35人呼吸危重治療團隊中,有16位護士,其中11位男護士,5位女護士。

昨天,快報記者連線幾位援漢護士,了解她們在一線抗疫的真實情況。

護目鏡很容易就沾上水霧

“葉一針”的名聲怕是要毀了

葉蕾:浙江醫院ICU護士。浙江省第二批援武漢醫療隊隊員。支援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。

對葉蕾來說,早就沒了幾月幾號、星期幾的概念,只有白班、夜班、休息,再白班、夜班的輪回。

葉蕾是重癥組的護理副組長,前陣子,防護物資不夠用,節約防護物資的方法就是把每次穿上防護服后的工作時間拉長,原來4個小時一班,變成了6個小時一班。

“如果是早上9點到下午3點的班,需要6點30左右起床,不敢吃稀飯,也不敢喝牛奶喝水,7點半出發趕到醫院開始各種準備工作。我們都會在里面穿上安心褲,然后嚴格按照防護要求穿上防護服、口罩、護目鏡等,因為這一套穿上之后,是整整6個小時。”

葉蕾曾獲浙江醫院護理技能大賽第一名,扎針又穩又準,人稱“葉一針”,但穿上防護服,扎針難度大大增加了。

“有時候護目鏡很容易就沾上水霧,到后面,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,非常妨礙視線。”可是,就在這種情況下,該給患者扎針還是得扎針,該給患者翻身,還是得翻身。葉蕾開玩笑說:“我‘葉一針’的名聲怕是要毀了。”

不吃不喝高強度工作6個小時,幾近虛脫。從隔離區走出回賓館,漫長而又筋疲力盡,有一次下班回到酒店,她吐到排山倒海,明明已經近十個小時沒有吃任何東西了。

“6小時一班強度確實很高,后來防護物資稍稍緩解了,變成了4小時一班,感覺好多了,一個小時,又一個小時,好像很快就過去了!”葉蕾口氣是輕松的,但其實就在前幾天,組里兩位護士都在工作中暈倒了。

這陣子,為讓患者的氧飽和度提高,普遍需要采取俯臥位通氣,“有個患者180斤,我們幾個人穿著防護服搬動他非常困難,一移動就一身汗。”可是看著他來之不易的90%以上的氧飽和度,又感覺一切都那么值得。

很多患者氣管插管,不能說話,無法表達自己的需求,護士們又戴著層層口罩,說話也費力。于是,葉蕾她們畫了很多示意圖,可愛的、卡通的,讓交流變得方便,而這并不僅僅是為了交流,更是一種溫暖。重癥病房里,除了機器的滴滴聲和消毒水的味道,也少不了這樣的溫暖。

來源:都市快報

記者 陳彥汝 通訊員 王婷 吳婧


江苏快3-安全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