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新聞中心 > 醫院動態

“原來我們的守護神,是從未相識的她們”,留觀患者寫詩表白美小護,暖化了!

作者: 宣傳統戰部  閱讀次數: 948 發布時間: 2020-02-19

   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,讓這個冬天變得寒冷,但身邊總有一些溫暖的力量支撐我們前行。為戰勝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,那些來自普通一線醫務工作者的善舉,如螢火之光,雖然他們自己覺得微弱,但在被照亮的人心里,可與日月同輝。

情人節,患者給她發來一首詩

   2月14日情人節當天,三墩院區留觀病房的95后“美小護”潘婷收到一首詩。與愛情無關,卻與疫情期間彌足珍貴的醫護深情有關。詩是留觀病房的一位患者寫來的:




   前一天,這位女患者來到三墩院區發熱門診就診,隨后被送至留觀病房。非常時期的一場燒,給她一個措手不及,當得知女患者急切想知道肺部CT結果,而網絡設備卻無響應的時候,為了緩解患者焦慮,潘婷特地加了她微信,快速找了醫生電腦里的片子拍了短視頻發過去。當晚,因為擔心自己病情、也不習慣醫院環境的患者徹夜未眠,不過依然有感而來地寫來了這樣一首情真意切的短詩,感謝留觀病房護士對她焦灼內心的一些些撫慰。

   2月14日,另一位留觀患者,也是猝不及防地被要求留在留觀病房,什么日用品也沒帶就要徹夜待在醫院了,怎么辦?潘婷了解她的需求,幫她跑腿買齊了牙刷牙膏、充電線等日用品。2018年入院工作的她,之前一直是三墩院區骨科(三)的一員,“護士是離患者最近的人,以同理心去照顧他們、關愛他們都是應該做的。這首詩不是寫給我一個人的,是寫給我們留觀病房的所有姑娘們的!”潘婷說。95后的她笑起來真好看。




一線奮戰的她,住進了留觀病房
   兩次核酸檢測陰性,又在家隔離滿14天后,胡乃華又回到三墩院區發熱門診上班了。過去這段時間,她的身體和心情都猶如坐了一趟過山車,連續高強度工作是爬坡,至她發燒住進隔離病房達到了起伏的巔峰,種種檢查后被確認身體狀況與新冠肺炎無關,總算,“過山車”平穩了下來。
   本為靈隱院區發熱門診護士的胡乃華,1月8日接到三墩院區發熱門診需要支援的消息。彼時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大面積爆發,但流感來勢洶洶,“我是黨員,我報名。”再加上之前有過支援的經驗,對三墩院區比較熟悉,1月9日,胡乃華開始在三墩院區發熱門診上前夜班。隨著疫情的不斷升級,胡乃華和同事們的工作節奏、身體負荷不斷加重。印象深刻的是1月23日年二十九晚上,病人源源不斷,當時她還在心里納悶:今年這是怎么了,都快過年了,怎么還會有這么多的病人……而她們從下午4點開始的前夜班,要從三點半開吃午餐開始,之后用上尿不濕、防護服等,一直持續到深夜零點。

   她自己也是萬萬沒想到,留觀病房居然給自己也“預留”了一個床位。那是1月29日年初五,她一接班就感覺氣氛緊張。前面已經有一位患者被送到留觀病房,還有一對母女(女兒開年會時接觸了武漢回來的同事)在等CT報告。等把她們送到留觀病房,把整個留觀室大廳消好毒,又有2位武漢接觸史患者前來就診,又是一輪抽血,陪做CT。




   第二天,胡乃華得知這兩對母女的核酸檢測都是陽性,雖然有過擔心,但一遍遍回想,防護措施到位,警惕性也很強,應該沒問題。沒想到2月1日年初八,她開始發燒,感覺惡心、乏力、頭脹,需要入住留觀病房。在老家的兒子一遍遍打電話來叮囑:“媽媽,你要吃的好一點,注意身體”,可是,電話這頭的她,卻始終說不出自己正在被隔離的現實。
   好在撥云見日,云散月明,如今胡乃華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。胡乃華的老公,也是浙江醫院科教部職工張望剛,他說:“老婆在一線辛苦了,我就做好家里的后勤保障工作,一如既往地支持她,把家里的事和工作上的事都處理好。”


不求別的,只求一份理解和寬容
   每年臨近年底,都是流感爆發期。在新冠疫情爆發前的一陣,浙江醫院感染疾病科楊建樂醫師就和同事們開始從早上8點至下午5點、下午5點至早上8點這么兩班倒,高峰時期一天200余位患者,下班時累得頭暈目眩。疫情一來,穿上防護服,不吃不喝又成了一種新的考驗,好幾次臨近中午,他的同事、浙江醫院感染疾病科王浙樺醫師叫他脫下防護服吃個午飯,都被他以“早上吃得很飽,不餓”拒絕。8小時、9小時、10小時,他不斷挑戰自己的生理極限。
   有人責任在肩,用堅持和堅守擋住疫情的兇險;有人念念不忘,用溫情和溫暖,傳遞著愛與正能量。白衣天使就是這樣一群可愛的人,雖然付出良多,卻只求患者的一點理解和寬容。“前兩天坐發熱門診的時候,因為要處理其他的病人,讓一位86歲的老奶奶多等了將近20分鐘,但她和她的家屬沒有半點怨言。我每次忙著手上的工作一邊說讓她們再等一會兒,她們沒有半點不耐煩,還一個勁地說醫生你忙,我們不急,你們醫生太不容易了。聽到這句話,穿著一身裝備已經不吃不喝不撒堅持七八個小時的我,心里暖暖的。身為醫務工作者,在這一次疫情中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,為的就是保證大家的身體健康。而這時,只要患者能多一份理解和寬容,對我們表達善意,那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和最好的回報。” 楊建樂說。
江苏快3-安全购彩